Kwong Wah

Kwong Wah

报道:司徒瑞琼

在乔治市世遗区,我们都是一家人。过去一年在恶质政治操弄下,大马各族之间的种族与宗教分化现象,愈见严重。我们和友族之间,因为对未来期待出现严重落差,开始互相猜测、互不信任。殊不知,曾经何时,我们其实在共同的城市、相同背景时空下成长,宛如家人。

乔治市入遗街头庆典今年迈入第11个年头,这庆典最无可取代之处,不是热辣喧闹的众声喧哗。反之,是它在跨族群文化交流上的用心与努力,从不懈怠。

乔治市世遗机构总经理洪敏芝就说,马来西亚是世界上公假最多国家,人们常互相欢庆各族节庆,甚至时常把“种族和谐”挂在嘴边。

- Advertisement -

“但不要忘记,种族和谐不是理所当然的。现在很多不负责任网民,时常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任意发炮,是忘了和谐建基在尊重,必须时刻有意识的去奉行。”

她指出,入遗庆典过去11年来,一直从细节里促进各族群之间文化交流与和谐。比如一个街头庆典,要把一个社群的工作坊如何安置、哪一个地点最合适,谁可以放在谁旁边,一路走来都是学问,背后都构思良久、没有丝毫马虎。

“如何排序各族群工作坊,不只是要顾及游人行走的流畅。更深一层学问,是各族群之间的敏感度,我们有没有让各社群,感觉备受尊重和舒服。”

实际上,乔治市入遗街头庆典俨然是大马最长寿、最成功的跨族群文化庆典之一。每一年庆典到来,古迹区里不分种族、普天同庆,各族人民均来重温自己、体验友族那被淡忘的传统习俗,还有生活文化。

洪敏芝说,乔治市是所有槟城人共同拥有的。要打破种族、宗教,甚至性别、年龄和贫富之间刻板印象,是“魔鬼就在细节里”。

入遗街头庆典多年来都以色彩艳丽、造型趣致的绘图作为图标。洪敏芝说,使用绘图用意,正是要打破使用真人照片,或被挑起的种族问题。

她也以今年庆典手册封面为例,强调封面设计带有“故事”,而且是从去年延续到至今的一个情节。

去年入遗庆典大庆黄金十年,以“承先启后”作为主题,手册封面呈献是立体的一座城市地图。设计上,是各族人民一同在这座城市里生活,工作、上学、吃喝玩乐,不分你我。

今年设计,则从城市再缩小到意像为一间屋子的多间“小房间”。各族人民同一屋檐下,共同欢庆各自节庆。这设计概念启发自旧时代的乔治市,物资匮乏、生计艰难,当时市区居住形态正是人们耳熟能详的”七十二家房客”,数个家庭的数十人,同挤在一间老屋。

“那样的时代,一家老屋是各族都住在一起,一起吃喝生活。从一座城市一起成长,到一间屋子一家生活,我们要在烦嚣的族群分化下,唤醒大家的美好记忆。”

深刻的“集体回忆”,能重新凝聚各族人民之间团结,放下愤恨、互相包容,重新去认识友族生活文化,感受家人般的美好情谊。

洪敏芝说,这是一条属于乔治市的真实故事线。然而,古迹文化教育不只有型建筑和无型的生活文化,一座城市要能生机盎然、永续经营,在现在的新时代观值下,更要能做到平等。

所以,在这封面各个房间里,绘图里都有男有女、有老有幼,怀抱小孩的可以男性,梳头照镜的不一定是女人,老人可以爬楼梯装鉓,还有小鸟和小猫。

“这是要突破性别、年龄刻板印象。动物和盆栽,是表现一座城市要生态平衡,动物和植物也是城市一部份,有生命温度。”

她也提醒记者,看到封面上“来,欢庆吧”(Let’s celebrate)的大题设计吗?原来,这设计概念是仿效早期“大世界”,还有流动马戏团等的大霓虹灯设计。

“老槟城印象中,都有大世界和流动马戏团回忆。这是一个最美好的童年玩乐记忆,我们是在呼朋唤友,叫大家一起来体验!”

还有,洪敏芝说这封面手册故事线未完,明年庆典封面更将延续,叫人民“敬请期待”。

洪敏芝(左)说入遗街头庆典一直从细节里促进各族群之间文化交流与和谐,魔鬼尽在细节里。

提倡环保 民众需自备水瓶取水

洪敏芝说,自己对入遗街头庆典最美好期待,是希望槟城人民能带着家人来走一趟,体验各族节庆与仪式,回程时能对大马多元文化感到感动与自豪。

“这是我的最大目标,能做到这一点,付出再多我也觉得值了。”

她不讳言,要打造这样一个跨族群的庞大庆典,需要付出许多资源与人力。世遗机构现下所有活动,都会尽可能将联合国制定的“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”带入,做到更绿色、平等与城市永续的目标。

“为了符合健康环境,我们这一次不用一次性塑料,作为任何装鉓的原料。所有挂幅,改用要价更高的可循环布料,但减少印刷的量。”

她提醒民众,现场备有取水站,但没有杯子,公众须自携水瓶前来取水。纵然前几年开始取水站行动后遭受批评,但多年下来游人已经习惯了,成功培养出携带水瓶的习惯。

“我们相信要一座城市永续经营,就要有足够的坚持,一点一滴灌输环保意识,终究一日会改变市民的态度,有更高公民素养。”

下一步,世遗机构是要进一步鼓励乘搭公交,舒缓活动造成的拥堵。然而,叫洪敏芝婉惜的是,该机构从去年开始推出“点字手册”,专供视障者使用,但回响不大,取用者很少。

“或许我们宣传不足,让家有视障儿的父母仍把孩子带来现场体验。但我们会努力,因为这庆典多年来都坚守一个原则,就是关闭街道,把街头还给行人,让行动不便老人和障友,都能一起来享受,走在大街的感觉。”

洪敏芝指出,乔治市入遗庆典现在已成功凝聚各社群,主动参与活动。但在文献记录系统处理上,社群还是相当被动的。没有系统收录方法,造成许多非物质文化记录必须依赖世遗机构去处理,非长远之计。

“因为当这一代社群里的老人去世了,很多古老传统习俗和记忆就消失了。所以我们下一代,是要协助各社群,有能建立专属于自己的系统文献资料库。”

她认为,入遗庆典是教育的过程。去年庆典吸引了2万人次参与,今年目标则是2万5000人次,期许未来古迹保护能纳入学校正规课程,让更多学生从小培养珍爱古迹文化的美好价值。

入遗街头庆典手册封面,原来蕴藏着一条美丽故事线,即从去年的同一城长中成长,到今年的情谊更紧密的同一屋檐下,明年将如何延续?敬请期待。

集体回忆 凝聚各族人民

入遗庆典策展人柯俐芬也肯定,入遗街头庆典可以起到宣扬种族和谐的作用。

她说,入遗庆典从2016年开始,便以“同玩”的古早味游戏为主题,开始了“集体回忆”概念。当年所有参与者在完成一项游戏后,都获得一张闪卡,背面都有细述这古早味游戏的规则同时,写上各族群都有相同游戏。

“纵然不同族群,但大家都在乔治市里玩着雷同的游戏。那一年要做的,就是在地的集体回忆,大家都在这城市的一个角落里,一起玩过。”

她指出,之后的庆典主题是“语言”,并让各族群去探讨各自的民族精神。在各社群探索各自民族精神过程中,大家发现各族都崇尚勤奋、讲孝道,证明虽非我族类,但精神价值是一样的。

- Advertisement -

她也同时分享自己在推动这庆典过程中,一些社群告知的深刻感受。

“曾有Gujarati社群人说,他们去过世界上很多文化庆典如爱丁堡的,比乔治市的更著名和大牌。但这些活动中却不是在地社群人亲身来参与,反之是聘请艺术家来表演而已。”

因此,可以得到不同族群、语言和生活背景的人们走在一起,共同推动一项庆典,是极其难得。这在族群喧嚣的当下,宣扬种族和谐的入遗街头庆典,应受推祟。